首页 财经 新闻 央行 银监会 证监会 保监会 股票 基金 债券 外汇 期货

圣牧拟向蒙牛出售子公司 或放弃全产业链布局——企业新闻厅,姚奕辰的出生地

2019-08-15

孙吉正

中国圣牧终于迎来了白衣骑士。

12月23日,中国圣牧有机奶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中国圣牧 ,01432.HK)发布公告,与蒙牛签署投资协议,拟3.03亿元向蒙牛出售内蒙古圣牧高科奶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圣牧高科 )的51%股权,其余49%仍由中国圣牧持有。

在此之前的12月22日,中国圣牧公告称,中国圣牧及全资附属子公司圣牧高科与12名自然人股东订立股权转让框架协议,据此,圣牧高科同意于重组完成后以现金3亿元人民币向12名自然人股东收购圣牧沙草业60%股权;紧随收购事项完成后,圣牧沙草业及12家牧场公司将成为中国圣牧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根据相关人士透露,此次圣牧高科回收的为原成立的合资公司的自然人股东的股份,且回收的公司全部位于内蒙古境内。

中国圣牧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虽然两则事件主体均为子公司圣牧高科,但此次收购自然人的股权与出售的股权和蒙牛并没有直接关联。其中,所收购的均为上游牧场企业,而向蒙牛出售的圣牧高科实际上属于下游产业公司。

从行业角度来看,在今年下半年,国内的原奶价格出现缓慢回升,这对身为上游企业的圣牧来说,是绝对利好的消息。 圣牧的退守其实还是较为理智的,在下游做的非常差强人意的时候,放手或许有大的转机。 乳行业专家宋亮告诉记者。

圣牧的退守

中国圣牧最终选择了倒向蒙牛。12月22日,中国圣牧先是将位于内蒙古的附属于圣牧高科的子公司自然人股权以3亿元全部回收,第二天,又宣布将圣牧高科的51%股权以3.03亿元出售给蒙牛。圣牧高科作为中国圣牧负责下游产业的重要子公司,此次将其出售给蒙牛,被视为放弃了中国圣牧在下游的主导权。

将圣牧高科出售给蒙牛,可以视为中国圣牧将经营的主导权给予了蒙牛。圣牧是注重上游产业的企业,但其产能却是由下游决定的。在此之前,圣牧的原奶除了满足自需以外,主要就是供给蒙牛伊利,而现在将自己负责下游的公司股权出售给蒙牛,相当于上游的原奶的产能全部是由蒙牛决定了。 宋亮说。

对于在向蒙牛出售股权之前回收自然人股权的原因,有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很多这类牧场子公司都是圣牧与当地牧场经营者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圣牧此次回收股权相当于兑现承诺。

中国圣牧方面向记者表示,虽然两则事件主体均为子公司圣牧高科,但此次收购自然人股权和出售的股权与蒙牛并没有直接关联。收购的均为牧场企业,而向蒙牛出售的圣牧高科实际上属于下游产业公司。

中国圣牧的牧场主要集中在新疆地区,而此次回收的股权子公司全部位于内蒙古地区。对此,宋亮分析认为,在2016年开始,原奶产能过剩导致中国圣牧的储牛量过大,因此中国圣牧与这些位于内蒙古的牧场成立了合资公司,并向其转移了一部分储牛量。 有可能存在圣牧许诺在上游情况好转之后再收回牧场的可能。

近年来,中国圣牧采用了种种方法以达到开源节流的效果。今年9月份,为了减少开支,中国圣牧宣布放弃部分牧场的认证。2017年财报显示,中国圣牧拥有有机牧场23个,非有机牧场12个。原价的低迷,加上圣牧下游产业的萎靡不振,使得圣牧的亏损自2017年以来始终呈现出扩大的趋势。

中国圣牧在2018年中期报告中称,其调整集团下游产品及上游产品的销售结构,有机液态奶产品的新销售策略也调整为 以销定产 。

但中国圣牧的低潮期显然没有过去。近期,中国圣牧再次发布了盈利预警,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国圣牧将录得约10亿元的亏损,而2017财年,中国圣牧亏损同样高达8.4亿元。

在中国圣牧进入邵根伙时代之后,这位以农业起家的掌门人并没能扭转中国圣牧的颓势。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在姚同山卸任CEO之后,创建圣牧的元老级人物都逐步退出核心管理层,原大北农(3.200, 0.01, 0.31%)系的高层取而代之,同时一些下游销售的团队也出现部分出走的现象。 留给邵根伙的其实是一个巨额亏损的烂摊子。

时至今日,中国圣牧在2016年净利润尚且接近10亿元,而到了2017年就出现高达8亿元的亏损,2018上半年,中国圣牧的亏损就已经超过10亿元,而在下半年基本实现了收支平衡,这也得益于原奶价格的上扬。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